Unbending Notes

狗肉节纠结背后的民粹势力值得警惕

sz1961sy 发表于 2014-6-21 11:55: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时政频道> 观察

狗肉节纠结背后的民粹势力值得警惕

2014-06-21 11:41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4-06-21 11:41:54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张璋

  6月20日,由世界动物保护协会(World Animal Protection)、中国兽医协会(CVMA)以及中国农业国际合作促进会(CAPIAC)联合主办的国内第一个针对农场动物福利的公益奖项——“农场动物福利促进奖”正式启动。记者在同中国兽医协会动物福利卫生服务与福利分会、中国农业国际合作促进会动物福利国际合作委员会、世界动物保护协会的几位专家交流,很遗憾,他们都不愿就狗肉节问题发表公开意见,只是中国兽医协会动物福利卫生服务与福利分会的贾秘书长在回答我关于《动物福利概要》(兽医专业教科书)与现在流传在网上的《动物伦理学》观点差异时,给出了“有些陈旧”的答复。

  “动物福利”概念正式列入世界行业活动是1986年的首届世界家畜行为学大会,那次大会的材料中译文在1987年未出版,而国内第一篇涉及世界家畜行为学学科进展综述文章,是登载在1989年第4期《畜牧与兽医》(当时有70年历时,中国最老的专业杂志之一)上的《家畜应用行为学简介》,作者正是本人,这是本人因为研究猪场猪咬尾巴问题(1986年它在《Pig Farm》杂志上列为全球集约化养猪场十大疾病之一,一年损失在10亿美金左右)而购买到1984年新西兰大学全球知名动物行为专家Ronald Kilgour (他已经去世)和Clive Dalton著的《Livestock Behaviour--a practical guide》一书中,查阅猪场tail biting(咬尾巴)一节“五大原因”及“14种预防办法”,结果发现病因对不上号、预防办法全部失败。本人正是由于看了《Livestock Behaviour--a practical guide》一书而研究起家畜应用行为学及人(婴幼儿)咬手指头行为。意外地写了这篇《家畜应用行为学简介》综述并获得发表(前后花了三年时间)。从1986年至2014年,经历了28年时间,中国三大涉及“动物福利”的组织,终于第一次联手,从评选“农场动物福利促进奖”开始,促进中国动物福利意识的提高,这应该是一种巨大的进步。同时,也希望后面这三大组织能从宠物(例如:猫、狗)、野生动物(例如:黑熊、信鸽)动物福利问题上,也举办促进奖。因为下面谈的一个问题,说明今天中国社会上的涉及“动物福利”问题认识参差不齐严重性:

  昨天,央视新闻频道“新闻1+1”白岩松提及狗肉节节目的观点,在《“新闻1+1”玉林狗肉:想吃的和不让吃的!》节目中,有几个专家主要观点如下:

  常纪文(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教授):底线的动物福利就是不能虐待动物,不要给动物施加不必要的痛苦和伤害。比如用刀割、用火烧动物,玉林狗肉节期间和之前血腥的一些镜头,不惜虐待动物,而是伤害动物的行为。但是有一点国际上通行的做法,就是把杀害或者食用这两类高等级高智商动物的行为,都作为虐动物来处理。我们学界提倡的中国目前的动物保护立法,主要还是侧重于反虐待动物立法,提倡整个社会,不能给动物以不必要的痛苦和伤害,不得虐待动物。目前我们国家法律,并没有禁止人们去宰食动物。但是如果以商业目的,去大批量宰杀(猫狗等高智商动物)这是不人道的行为。

  张颐武(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无论是动物权利还是动物福利的理论,那么中国有一些尤其是中等收入的群体在大都市里边,还有年轻人,现在已经相对来说,相当程度上接受了这些观念。那么大家的一般的来说,所有的人都承认,虐待动物是不可接受的,动物具有高度的价值,这一点我觉得公众都已经接受了,特别是对珍稀动物的保护和物种多样性的维护,这些方面我觉得无论是玉林的普通人,还是我们的动物保护主义者,那么大家都有共识。但是目前所出现的情况,就是说食用,比如说像狗这样的动物是否能够食用,这涉及到传统的文化和历史记忆,那么和动物权利主义之间的复杂的矛盾。那么目前在中国社会,乃至于在相当多的不同文化的里边尚未形成共识。那么现在看起来,一方面我觉得动物保护主义者,或者对动物保护有高度支持,尤其是对吃狗有禁忌的公众,那么他可以采取一些宣传它的价值。但是另一方面,有传统文化,有自己独到的文化的人,那么他们也需要,我觉得不要过度的去宣传和张扬。

  白岩松:其实我的主张倒是,不仅仅说是不吃狗肉,所有动物的肉应该尽量减少吃,多增加素食,这样对身体更有好处。另外,吃狗肉的也没必要大张旗鼓上升到一个宏大的地步,然后劝他不吃狗肉的人,守住法律的边界。

  大家还注意到:在《“新闻1+1”玉林狗肉:想吃的和不让吃的!》节目播出后,网上开始流传攻击央视新闻频道“新闻1+1”白岩松,这正如节目中白岩松所预言:其实做这个选题也有很多的同事担心,这可是特别容易得罪人的选题,为什么? 如果你要是支持吃狗肉的话,爱狗的人士就会骂你,就会找你的麻烦。如果你反对吃狗肉的话,那很多把这个当成民俗、习俗的人也会觉得特别不理解,没有人说这个法律上规定我不可以吃狗肉。后来想了半天,怕得罪人,但是更怕得罪法律。我们要去查相关的法律,法律上的确没有任何的明文规定不可以吃狗肉。但是法律上会去规定,如何不去骚扰,如何不采取暴力的行为。因此我们站在一个中间立场上的时候觉得,双方都有它的某种合理性,但是必须守住法律这样的一个边界。

  如果您认为这个结论不太准确,我引用2011年4月15日,一辆载有520只待宰狗的卡车,在北京的高速公路上被动物保护志愿者拦下。此事经微博和志愿者组织迅速传播,大量动物保护志愿者和组织赶往现场。这是正常运输狗只车辆,这辆车的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动物免疫证等显示,该车载狗520只,14日从河南开往吉林屠宰。北京通州区动物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称,经与发证机关核实,这些证明真实有效。警方称无扣车理由,但志愿者称已有死狗,应重新检疫。有志愿者提出收购整车狗,但被其他人拒绝:“不能让狗贩得利。”(http://news.163.com/photoview/00AP0001/14111.html#p=71OGMDDE00AP0001 )那些爱狗人士强迫车主(货主)放狗,交给北京收容,并且还真的筹集到一笔数万元资金准备好好放生这批狗只。之后,警车赶至现场维持秩序,警车同时播放“通州公安分局正式告知”。“告知”称志愿者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行为已经影响正常经营生活,违反了法律,影响了交通秩序,才了结此风波。而当时负责参与处置此事的相关机构官员,在一次中国兽医协会内部会议上讲了一个真实费用数据:“如果这批狗放在北京寄养,一年500万元还只是零头!”

  写至此,本人站在曾经接受过中西比较文化研究系统教育及家畜应用行为学研究者角度,提一个狗肉节纠结背后的民粹势力表现的个人看法,那就是:新闻1+1与白岩松加入狗肉节战车,成攻击对象。中国的民粹文化其实就是既不传统又不西方,往往有一种势力在暗中涌动,这其实不是民情,是舆情了!同志们要警惕了! (沈阳)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收藏此页到365Key